欢迎接来到老教授服务网

/

快乐养老

照亮别人快活自己
    ——张秀彬老教授在上海交大2020敬老节座谈会上的发言

2020-11-02 09:02:07    作者:游记发布 加入收藏夹

1604280754114089872.jpg

说起重阳,还与自己有着难解的因缘。“九月九”的深夜,苍天“锚定”了自己问世的原点,从此我的人生就由一连串的“九”字构成了一条曲线,沿着时间坐标舒展开波折的成长历程。

在家乡的方言中,“九”(gao√)与“垢”(gao√)同音,于是一出生,便被邻里的大妈们怜爱地起了个诨名,叫“臭九”(就是“臭垢”的意思)。年少“寡识”,不知何意,倒也“欣欣然”接受,可却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后,小“臭九”竟然“成长”为一名“臭老九”——自己又跟这个“九”字“粘糊不清”。

从此,“臭老九”的“命”紧紧地与自己的大半生连在一起,大学“毕业”时,“臭老九”的名声竟然成为与“专业”隔离的“一堵墙”。

在那边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一晃“九年”过去,直至国家研究生培养制度的恢复——没有想到又是一个“九”字。

曾经所见的贫穷与落后,前所未闻,令人惊愕!因为工作需要,曾多次沿着数十年没人走过的“古道”去那离县城相当“遥远”的寨子。

那才叫“长亭外,古道边,荒草碧连天”!一阵冷风吹拂,倍感孤独而凄凉。

忽然,一声恐惧的吼叫,令我心慌腿软。之前就已听说,几年前,此地深山老林中还有老虎出没过,心想,如此年轻的我,难道就这样成为老虎的“美味佳肴”?当真如此,千里之外的亲人们要为我哀叹“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正因如此经历,在我的散文中,才有这么一段感叹:万里悲秋常作客,不知明日去何家,月落乌啼霜满天,远望四野皆山峡。出门,抬首望山不见峰,低头探路不识路;回家,枝叶遮目碧连天,迷蒙不知往何处?待到,春风又绿江南岸,何时明月照归途?

在我踏遍青山、尝尽涧水之时,阅尽了人间的沧桑——“冷落清秋”间,自己心中始终没有忘记党的教导:年轻人需要经受得起艰苦的历练!——吃点苦,算什么?不过,一颗种子埋在草丛间,待到春回大地时,再萌发新枝而屹立于漫山遍野的绿色之中,方显出生命的本真!

人生,不过似航行于海洋中的一片木舟,只有经得住风吹浪打,才会抵达胜利的彼岸!到那时,站在彼岸,回顾自己的过往,不会因青丝变白而懊悔!

彼时彼刻,明白了许多道理:国家经济还很落后,少数民族地区更需要“帮扶”,岂不是,还可以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可贵的物质财富?于是,凭借自己的知识帮助少数民族先后解决了许多在他们看来简直是一些“天大”的难题。

在20世纪70年代初,即已研制出有线广播调频载波技术,解决了长期困扰当地的有线电话与音频广播信号无法同时在长距离导线上传输的技术难题……终于得到当地民众的一片“好评”:什么“臭老九”,这位上海交大的“老九”就是不臭,而且还有点“神”……

知识种子同样会发芽长成“树”并开花结果,再向那曾经贫瘠的岩土上撒下新的知识种子,历经40多年,终于遍地生根发芽——如今的少数民族山寨,家家通水通电,还有电话电视机,人人手握智能手机,高速公路穿云而过,大喜云景印在高原的青山绿水间,谁会不羡慕?

历经“九九磨难”,我又喜欢上这个“九”字,九九归一吉祥肇始,民富国强万众所愿。如今的我,不经意间,已经从敬老的人群中走进了被“敬老”的队伍,感慨良多!真是“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双亲膝下未尽孝,转瞬已进老年伍。

人老还要继续有所作为,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向大家“透露”一点不够“谦虚”之事:不计普及读物,本人已经累计出版9部学术专著,其中6部是在2011年(65岁)退休后出版的,预计明年还要出版一部近60万字的创新思维理论著作。——这绝非要“炫耀”自己!而是想将自己数十年教学与科研的心得体会做些整理以供大家参考罢了。

也算是本人的一种信念吧!——人生犹如一盏油灯,虽说他会因油尽而熄灭,不过只要还有油,他仍要继续发出“多彩”的光谱,还要伴随着“烧芯”的美妙音符,去照亮别人而快活自己。

岁岁重阳胜春回,今又九九更光辉,我们是经过与疫情的艰辛奋斗后,才迎来这如春的喜日。谨此献上一副对联:

上联:病毒肆虐困万家,全国依靠党领导,家家户户平安吉祥

下联:帝国使诈欺天下,神州替天行正道,一带一路神采飞扬

横批:团结无敌

祝福我们的祖国更加富强!


版权所有 © 2020 老教授服务网 保留所有权利 沪ICP备15057845号-1 技术支持 JZDSH